2、再说说与三个不熟悉的房客合住

有点社恐,每次选民宿都选独立房源,但是这次自己出去玩,独立房源有点贵,,想问问大家是否有过和AirBNB的房东/房客合住的体验?一起都会聊什么玩什么吗?真的不尴尬吗?怎么获得一个更自在有趣的体验呢

就个人的经历来讲,跟合住,与跟合住,体验还差挺多的。究竟是什么个体验,尴不尴尬,让我们先通过“动机”分析一下这两类人:1、先说——通常,愿意把自己的房子设置成“与房客同住”的房东,除了极个别真的只是为了挣钱而已,大部分房东的初衷都是愿意与来自世界各地的旅行者亲切交往,或他们本身的性格就是外向且好客的,于是这时,便主要取决于你自己是否一个愿意跟“陌生人”social甚至愿意与TA成为朋友的人。如果刚好你也是为了跟当地人能有跟多互动、通过跟房东一起住得到更多“生活在当地”的旅行体验,那便是一拍即合的完美住宿体验;但如果你比较内向,这种体验就会弱一些。2、再说说与一个陌生的房客合住,这很像是住宿领域的一场“结伴旅行”。结识到一个志同道合至少不让你分分钟想要暴走的陌生旅伴这件事有多难,在合住airbnb这方面遇到一个能够给你带来好的体验的房客就有多难,或甚至更难——至少结伴之前你还可以看看对方的“简历”,或是在出发前线下面个基,但陌生房客这里,只能是到了你俩都入住的那天,才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我不想对与其他房客合租这件事抱有太过悲观的态度,但事实就是如此——能否与一个陌生房客合住出好的体验,全靠运气。因此,我还挺喜欢,因为跟房东一起合住——正如前面我说过的——无论TA是当地土著还是长期生活在那座城市的“x漂”——都能够获得更多“生活在当地”的旅行体验。在孟加拉,和房东Saton一家共享“天伦之乐”——图片 1(↑
欢迎详见我的孟加拉游记:
😂拉开房门,屋子里温暖的黄色灯光倾泻出来,照射在室外冰冷的地面上,形成鲜明反差。Marko一边脱下外套往里走,一边喊妈妈出来见见我们两个新来的房客。我和朋友将登山包在门厅放好,一抬头,看到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人满脸堆笑地向我们走来,那便是Marko可爱的妈妈。(注:由于每次Marko跟我们提到他妈妈的时候都会直接说
“mom”,所以为了叙述方便,后文我也直接称他的妈妈为 “mom”
了~)我和小月简单换完衣服,开始着手做晚饭(提前跟Marko说好,今晚我们要给他们做一顿中国菜)。来到开放式厨房,mom已将四套餐具摆好,还准备了开胃面包和蔬菜沙拉,然后过来准备给我们打下手一起做饭。图片 2图片 3mom已经快七十岁了,但精气神儿倍儿棒,也很健谈,虽然她只会说芬兰语而我们又完全不会芬兰语,但她依然特别喜欢跟我们聊天,以至于最后我俩干脆用中文回应她
——
反正互相也听不懂,那就彻底互相听不懂吧!哈哈哈虽然语言上无法交流,可我和小月是真的很喜欢跟
mom
“聊天”,因为有时你能从一些肢体语言和语气来猜测对方的意思,而神奇的是,往往经常都能猜对!即使有时遇到怎么也搞不懂的情况,也可以大家一起哈哈大笑着进入下一个可能依旧听不懂的话题。火锅煮好,鸡肉起锅,dinner
time!!!\/我要挨着我 Marko 哥坐
~ (つ⁄ ⁄ω⁄
⁄⊂)图片 4重庆火锅对于芬兰人来说稍显辣了些,但也没到接受不了的程度,且有越吃越停不下来的势头。而那盘甜甜咸咸的可乐鸡翅(其实用得是鸡腿肉,不过不要在名字上较真儿了吧),更是让
mom 彻底沦陷,不但一口气吃了俩,后来还把小月和 Marko
碗里没啃干净的骨头也拿去啃光了,当她接下来又时不时望向我碗里的那根时,我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早知道刚才就不特意留出两个鸡腿剃了肉煮到火锅里啦!
吃完饭一起收拾碗筷,mom
端着那锅吃剩下的火锅底料说这汤辣辣乎乎儿的味道不错,想留着放冰箱里过两天再吃一次,我和小月哭笑不得,连忙跟
Marko
解释说火锅底料都是一次性的,放到第二天早上都会滋生很多细菌你可千万别让
mom
留着,我们给她两袋没拆封的吧~图片 5将劈好的木柴填进火堆,客厅的温度立马高了起来,壁炉旁被熏黑的烤炉就像宫崎骏动画里经常会出现的那样。mom
坐在摇椅上,我们仨东倒西歪在沙发上一起看电视,就像小时候我们全家在周末的晚上一起看《东芝动物乐园》。图片 6图片 7见我时不时盯着墙上的烤炉发呆(其实是因为我对芬兰语的电视剧没兴趣,所以盯着烤炉幻想《魔女宅急便》),Marko
说从他小时候 mom
就用这个烤炉给他们烤各种饼干、面包什么的吃。“对了,你们要不要尝尝 mom
新做的树莓派?” 没等我们回话,他便热情地用芬兰语问 mom
家里是不是还有树莓派。mom
高兴地去厨房为我们每人端来一份,酸酸的树莓就着下面的甜饼真是好吃死啦!图片 8我俩不住夸赞
mom
的烘焙手艺,而她则像一个得到了表扬的害羞小女孩一样,笑着坐回摇椅里假装看电视却难掩喜悦地大幅度摇着摇椅。Marko
得意地补充道:“这是我和 mom 一起做的~”“呦呵,你还有这手艺呐?”
我有点儿意外,“哪部分是你做哒?”然而他的回答是:“树莓是我摘的啊~ 😊”我 ↓

图片 9临睡前路过
Marko
的房间,看他还坐在电脑前工作,便敲门进去参观参观。只见墙上贴了很多类似生物书插图那样的海报,书架上也不乏一些医学书籍,难道
Marko
是医生??他告诉我们他大学学的是体育健康,但几年前出于兴趣开始自己研究医学,后来开了一家血液检测公司,通过测试和分析顾客的血液样本提供更适合其体质的健康方案,预防或辅助治疗疾病。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个载玻片:“你们要不要测一下试试?”试试就试试图片 10图片 11昨晚提前泡了米,第二天一早起来给大家熬粥喝。当我和小月走到厨房时,mom
已经等在那里时刻准备打下手儿了。开火坐上锅,把米和红薯片通通放进去盖上锅盖煮。我们就这么静静地盯着锅看了一分钟,mom
放佛已经看穿这实在是一次毫无技术含量的烹饪也不用人一直看着,所以招手示意我们跟她出去干点儿好玩的事。不明所以的我们怀着好奇跟
mom 走出大门,学着她的样子光着脚丫子在外面踩雪,mom
说这样能锻炼身体,虽然我不知道这跟冬泳的 “有益健康”
原理是否类似,但我真是觉得时间长了我脚丫子都要冻掉啦!mom
拉着我和小月的手在雪地上乐不思蜀就差开始跳康康舞,我俩在兴奋的同时却又被刺骨的寒意弄得不断尖叫
—— 刚才也不知道是要来干这事儿啊,所以身上只穿了薄薄的短袖。Marko
闻声跑出来捡乐儿,在这美好的早晨,此景此景,我只能想到一个词那就是天伦之乐。ಥ_ಥ图片 12(↑
这就是 Marko
堆的那些丑爆了的小雪人儿~)带着一身外面的寒气回到厨房,刚好开锅,用勺子稍微搅了搅,然后敞着盖儿继续小火慢煮。四下观望注意到墙上的日历标记着哪天有房客入住以及他们的名字、来自的国家,已经住过的房客都被
mom 做上了标记。在上面找到了我们的名字,然后转身看向
mom,正好迎上她慈祥的目光。
图片 13(↑
家里碗不够,用各种大杯子盛粥)图片 14(↑
昨晚在超市买的长条蛋糕又厚重又好吃!另外请注意左上角的马克杯 ——
那是几年前邻居把自己照片印在上面送给 mom
的圣诞礼物,她一直用到现在。哈哈哈太逗了!)其实这次来凯米(芬兰北部的一个城市)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去看看当地最著名的冰城堡,但由于全球气候变暖,今年已经到了12月底可白天的温度却还没下降到能使冰城堡不会轻易融化的程度,因此冰城堡是去不成了(据说过几天才准备开始动工搭建…..)。贴心的
Marko
哥为了不使我们白来一趟,极其热心地各种为我们找事情做:“要不咱们去湖上滑冰吧~”“好呀!走起~”于是
Marko
和妈妈一起翻箱倒柜找出一大包冰刀鞋,摊了一地,我和小月被这一大片冰刀鞋吓傻了,惊诧于他怎么会有这么多双鞋!难道家里是开溜冰场的?图片 15Marko
解释说这些鞋里有爸爸之前穿过的,还有好多是他和双胞胎弟弟的,主要是因为小时候发育太快,在每隔一段时间脚逐渐变大的过程中,需要不停换新的,所以到最后不知不觉竟积攒了这么多鞋在家里….由于妈妈不滑冰,所以我俩只能从双胞胎青少年时穿的鞋里寻找合适的尺码。换上冰鞋之前,还需先到湖面上确认一遍冰层的厚度是否安全,于是我们四个一起换好衣服出门儿去湖边,mom
一身大红色的运动服让我瞬间想起了当年春晚舞台上的赵丽蓉老师,另外她那绚丽的彩虹发带也是邻居送的圣诞节礼物。图片 16图片 17(↑
拉普兰地区很常见的家用小冰车儿)图片 18凯米是一个造纸业发达的工业城市,所以到处可见造纸厂的大烟囱冒着滚滚热气。步行五分钟到了湖边,对岸是永不停歇的造纸厂,造纸厂吐出的工业废气也许也在某种程度上加重了温度的升高,导致湖面只结了薄薄一层冰,看来滑冰的计划也要泡汤了。╮╭图片 19图片 20但幸亏!机智的
Marko
带了小冰车儿出来,于是我们在回去的路上,可以利用已经结冰的小溪河道尽情推着冰车跑,我和小月一人坐在前面的椅子上,另一个人双脚分开站在长长的冰刀上,以蹬地为助力在冰车上冲刺,运动带起的寒风吹动头发,这时我莫名想起一本书名叫《像少年啦飞驰》;Marko
母子走在河堤上,时而为我们拍个
“家庭录像”,让我俩越来越感到,自己是生活在这里的当地人。在小河沟滑冰的最大问题是
—— 河道里的枯树枝太多,经常令我们的冰车卡住,于是 mom
在我们谁也没注意的时候,默默回了趟家,从库房取来了斧子和园艺大剪子,一手举着一个,像剪刀手爱德华一样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简直惊呆了!啥时候回去取的???
mom
一路披荆斩棘,挥舞着大剪子恨不得将半条河道的枯树枝都剪光了,看着她渐行渐远的身影,再联系昨天在厨房处理鸡腿的方式,我们突然顿悟出
mom 的人生哲学 ——
一切错综复杂的问题都可以用剪子来解决!~图片 21Marko
又提议说既然滑不了冰,要不然去滑雪吧?说着把冰车随意往路边一扔,便跑去附近的一个冰球场检查雪地的松软程度。鉴定完毕,可以滑雪,于是高兴地带着我们回家换滑雪装备,连冰车都忘了拿,快走到家门口的时候我觉得好像少了点儿什么…..
这才提醒他回去把冰车捡了回来。图片 22去库房拿雪板,发现他们家不仅冰鞋多,滑雪板和手杖也是一大把一大把的,我穿了
mom 的雪鞋(所以她没法儿跟我们一起去滑了….
sad);小月穿了一双双胞胎弟弟 Miko
十六七岁时的雪鞋,然后我们仨抱着雪具向冰球场走去。说起冰球场,便又回到了冰球运动这个话题。我很好奇这项运动对于芬兰人来说到底是不是类似乒乓球对于中国人的意义,Marko
说其实冰球并不是芬兰的什么传统运动,只不过在某一届的奥运会上芬兰冰球队得了一次冠军,于是
“BANG!”
全国人民开始流行起玩冰球。我说哈哈哈,我们北京也一样,那边刚一宣布我们获得了举办
2022 年冬奥会的资格,于是 “BANG!”
全国人民开始热衷于学滑雪了。“那你们现在会滑雪吗?”“只滑过一两次,其实不算会…..”“哈哈没事儿,我教你们~”不愧是由北欧滑雪教练指导的
“高级滑雪班儿”,在国内滑的内几次雪虽然大部分是滑的双板,但今天在芬兰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只固定脚尖儿那一头的滑雪板!我说像这样不把脚的前后都卡住不会脱落吗?Marko
说这样的设计是为了使脚踝更加灵活,转弯的时候不受太大限制。图片 23图片 24许久没去滑雪,动作有些生疏了,我俩菜鸟一样地在雪地上慢慢地行走和小幅度滑行,越来越熟练终于在某个得意忘形的时刻我来了个
“老太太钻被窝儿”….. 坐在雪地里怎么也站不起来,只好等着 Marko
滑过来拉我一把,看着他离我越来越近的身影,我可真是庆幸辛亏我有先见之明把手机放他衣服兜儿里了。Marko
的 solo 时间
——图片 25图片 26面对我们迷妹般的惊叹,Marko
说其实他最喜欢的滑雪方式还是一个人,拿个地图,在半山腰的树林里滑(就像夏季里他最喜欢的运动是
“无线电测向”),总之是很享受这种在迷失中挑战自我的快乐。起风了,我们的滑雪技术也没什么精进,便抱起雪板回家。路上遇到一个遛狗的街坊,想要上前逗逗它,狗狗虽然尾巴摇得都快变成直升机起飞了,但身体却欲拒还迎般地娇羞躲闪,看我俩围着它各种堵截,Marko
笑着告诉我们芬兰人教自己的狗狗也要像自己一样别太主动,矜持一些。(嗯,北欧人确实都挺腼腆害羞的,无论男女…..)快到家门口时,看到一位邻居大叔正站在自家房子前拿着铁锹准备干活,他那件荧光黄色的雪服外套简直比阳光还要闪耀,我随口一说:“这老大爷可真是
super sunshine!! ” Marko
紧接着说是啊冬天他们小半年儿看不见太阳的时候看邻居就行了哈哈哈哈
今天的午饭
mom 特意为我们做了一顿正宗的芬兰菜 ——
海盐煮三文鱼配拉普兰小土豆,还有一些面包、蔬菜、奶酪。图片 27图片 28图片 29吃完饭进屋看电视,电视里正在播放一首死亡金属的
MV,我说芬兰这么盛产死亡金属到底是不是因为大家在漫长的冬夜里太压抑了需要发泄,就像你们制作出《愤怒的小鸟》这种游戏也跟性格压抑有关?“需要宣泄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主要是各个国家都在飙摇滚乐、流行乐、爵士乐…..
我们也拼不过人家,正好没什么人搞死亡金属这块,于是我们搞这个的话才更容易走上国际化道路~
哈哈”一首歌还没听完,咖啡又煮好了,mom
在厨房喊我们去吃下午茶。虽然我们午饭吃得晚,但距离刚吃完午饭也才过去了不到
5
分钟啊,这就……..又开要始下午茶了吗??😂图片 30(↑
mom 自己烤得饼干和买来的威化)mom
沉迷于喜爱的蛋糕不知不觉吃了好多,因此决定一会儿出去慢跑几圈;我们回赫尔辛基的火车再过几个小时也将发车,Marko
提议在这之前可以开车带我们去附近转转,然后直接送我们去火车站。一边收拾行李,一边依依不舍这个温馨的家,尤其是充满亲切感让人远在异国却也能感受到家的气息的
mom 。临行前将特意带来的小礼物 —— 一个中式小收纳袋送给
mom,小月用他们谁也听不懂的汉语调皮地说:“mom,正好儿你可以用这个来装你那些小零碎儿什么的哈~”
收到小礼物的她高兴得又变成了小女孩,同时充满忧伤和不舍地,一把将我俩揽入怀中。图片 31将所有行李装上
Marko 的房车,在只有一片黄色路灯的漆黑夜色中开向远方。Marko
将车停在一座滑雪场附近,然后我们步行来到这个像是 “街心花园”
一样存在的免费滑雪场,附近居民个个都是滑雪健将,无论单板还是双板都能轻松驾驭,就连
4、5
岁的小孩子,面对那些陡峭大坡和特意设置的障碍物也都游刃有余在下佩服佩服![抱拳]
另外我注意到,那些玩双板的人,都是两手空空并没有手握雪仗,Marko
略带骄傲地说哎哟喂要是滑这种程度的坡道还拿雪仗的话简直就是 loser ~
哈哈哈哎呦喂我和小月当场纷纷跪地求饶竞相承认我们确实是 loser …..
ಥ_ಥ图片 32图片 33登上附近的木头观景台俯瞰城市,没什么霓虹灯的这座小城在零星点缀着点点灯光的漆黑中显得辽阔和遥远,三个人彼此紧贴着站在高处的冷风里,即使眼耳口鼻已经被吹得依了歪斜,却也还是感觉这挺浪漫。在树林里偶遇“地精”,跟他们玩儿了会儿(关于这段儿,感兴趣的请见我的芬兰游记:
Marko 启动汽车带我们继续乱逛 —— 开到一个水坝,Marko
指着栏杆旁一条跟人行道平行的水渠说,由于水坝太高,这是给三文鱼回上游生孩子特意修的水道;开到冰城堡的所在地,正如之前所说今年暖冬冰城堡还没开始建,只是在旁边的空地上收集了一堆积雪;又开到机场转了一圈儿,让我们有点不明所以……
图片 34图片 35(↑
莫名其妙的机场之旅…..
???)大街上几乎没有行人,就连其他车辆也是少之又少,Marko
说因为在这里生活的基本都是老年人,岁数大了,这么冷的天儿就很少出门,但即使凯米是一个只能靠冰城堡这一个有点儿名气的景点而跻身于芬兰
热门旅游城市之榜尾的地方,可是他依然最爱这里。和 Marko “公路旅行”
的最后一站是凯米火车站,距离发车还有半个小时,Marko
本可以把我们放下就回家,但他却执意要陪在这里直到看我们顺利上车。在候车厅里聊天,我们对这一整天发生的一切都感到妙不可言!也对
Marko 和 mom 充满了发自内心的感谢,Marko
说他往外出租房屋不为挣钱(确实,他家的住宿费在北欧国家简直低到不可思议),主要是为了让妈妈开心,让她每天有点儿事情做,不至于那么无聊,所以才像我早上熬粥时看到的那本日历那样
—— Marko 提前在日历上做好标记,mom
负责画圈儿确认;另外有人来家里住的话,还能让 mom
见到那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万一某天遇到个心仪的单身老头在一起也挺好的啊!我说要不你们先近水楼台考虑考虑那个
“sunshine” 冲锋衣邻居大爷? Marko 说那可不行,“sunshine 大爷”
抽烟,所以早就被淘汰掉啦。
图片 36(↑
我和 Marko 交换了“地精”给的木质项链。change heart。)火车来了,Marko
帮我们把沉重的背包抬上车厢,站在车门外的站台上,我们最后一次道别。“Goodbye,
ShanShan~”“Goodbye,
Marko…”:短短一天的接触,我看到的是一个善良单纯、情商略低、保持着童心的大男孩,有了妈妈的照顾,于是更加无忧无虑;另一方面,他又是一个做事认真、待人真诚、坚持原则的
“科学家”。总之,由于有了他和 mom
的存在,使我对凯米的喜爱更加深了一层,他们母子二人,也成为了我和小月此次芬兰旅行最难忘的经历之一。